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二十一章 三角战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交出decade和k-touch,你们两个就不会被爆头。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雷杰多一脸的自信,似乎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这也难怪,俊也和勇鱼都给枪顶着脑袋,还能再做些什么?只是他却没有想到,俊也和勇鱼都没有动,另外一个人却动了。一直站在场上,本应是虚拟怪兽的次元骑士decade,突然抽出腰侧的卡片盒迎风一晃,便化成了一把短枪。随着急促的两声枪响,在俊也和勇鱼身后两个持枪的骑士都被击中,重重的跌倒在地上,化成两道白光飞回了雷杰多的枪中。而勇鱼却慢慢的举起了拿着decade决斗盘的手,将decade决斗盘放在了腰间。在“dueldisk,decade!”的电子音中,传来他一字一句的冷冷话语。    “decade和diend是类似的,都是被创世者选中之物。雷杰多,你居然想用这种东西制造出的傀儡来要挟我,真是太小儿科了。不过,我曾经答应过夏美姐要把你从十面鬼的诅咒里解放出来,这个诺言,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哼,说什么鬼话,我是自愿听从尤姆奇米尔大人的命令的!”一提到“十面鬼的诅咒”,雷杰多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在他的额头上浮现出一枚很大的红痣。仔细看去,那枚红痣居然是一张鬼脸!    “自己的意志已经无力反抗傀儡术了吗?不过没关系,我会把你解放出来的!”勇鱼抽卡在手,看也不看就对俊也大喊,“罚站生,你先退到一边去!等我打倒他,我们再一决胜负!”    “开什么玩笑!你们两个自顾自的打断我们的决斗,又随便把我当路人,你以为可以就这样罢休吗?”俊也慷慨激昂的把勇鱼数落得目瞪口呆,末了,他还不嫌添乱的加了一句,“这场决斗,我也参加!我们来个三角战吧!”    “无聊的家伙,真以为凭普通的决斗盘和卡组就想和我们一争高下吗?”雷杰多冷冷的笑了,随手拉开了手中枪形决斗盘的保险,那柄枪在“dueldisk,diend!”的电子音中化成一面决斗盘,扣在了他的腕上,“那么,就先把你血祭,拿到k-touch再说吧!”    “啧,想找死的话随便你,不过把k-touch输给那家伙,我可不会饶了你!”勇鱼瞪了俊也一眼,随手从腰侧的卡组盒中接下了弹出的五张卡片,“来吧,决斗!”    “既然你们都那么自视过高,想必也不会介意我先攻吧,抽卡!”虽然高调介入,但为了保险,俊也还是把先攻权给抢了下来,“迷你炮台(机械族、三星、炎属性、攻1100、防500、diy)攻击表示召唤,这张卡通常召唤成功时,会强制变成表侧守备表示。然后我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抽卡!”勇鱼斜睨了一眼俊也场上的灰色小炮台,顺手将卡片抽了出来,“盖上两张卡,回合结束!”    “手札故障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麦斯!”雷杰多抽出卡片,然后很高傲的把卡片向决斗盘上一丢,“傀儡骑士灵(战士族、四星、水属性、攻1700、防1500、diy)攻击表示召唤,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的场合,每个回合的结束阶段,对方要受到自己场上的怪兽x300点的伤害!但是,这还没完,因为我的场上存在着名称中带有‘傀儡骑士’的怪兽,所以我可以从手卡中将傀儡骑士g3-x(战士族、四星、地属性、攻1500、防1600、diy)攻击表示召唤!”    转瞬之间,在雷杰多的场上就多了一白一蓝两体装甲骑士,白色的雪男型骑士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而蓝色的装甲骑士则举起了手中的枪,一个个的瞄着场上的对手,最后定格在了勇鱼身上。    “傀儡骑士g3-x的效果,根据对方场上的怪兽数量,这张卡的攻击力会相应上升。每有一体怪兽,这张卡的攻击力就会上升300点!”得意的望着自己场上蓝色骑士举起的枪以及枪口逐渐冒出的火花,雷杰多笑得更得意了,“而且,傀儡骑士g3-x还有另外一个效果,就是在一场决斗中只有一次,将这张卡的攻击力下降到零点,对方玩家将受到这个数值的伤害!”    “这家伙的目的,就是在一开始尽力削减我们的生命值吗?”似乎了解到了对方的想法,俊也恍然大悟般的一拍手,“这个家伙,还真是有够阴险啊!”    “你真的是当事人吗…”勇鱼无奈的垂下了头,脑袋上流下一滴斗大的汗珠。    “既然你看出来了,那么就让你如意一次好了。”举起手中的另外一张卡片,雷杰多得意的冷笑一声,“魔法卡‘傀儡rio(diy)’发动,这张卡的效果是将玩家卡组中的傀儡骑士rio-trooper(战士族、二星、暗属性、攻1000、防0、diy)在玩家场上尽可能的特殊召唤。回合结束时,将因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返回卡组。”    “不…不妙,我记得rio-trooper的效果是…”一看到对面场上浮现出的三体全身金色,只有面具是蓝色圆形的铠甲骑士,勇鱼立刻变了脸色。雷杰多得意的一抬手,刚刚出现的三体怪兽立刻粉碎消失。而勇鱼和俊也的生命却瞬间下降了1500点,双双变成了2500点。    “记性不差嘛,麦斯。傀儡骑士rio-trooper的效果是召唤成功时玩家场上存在着其他战士族怪兽的场合,这张卡强制破坏。以这个效果被破坏的场合,给予对方的生命值500点伤害。我召唤了三体rio-trooper,所以你们两个要受到1500点伤害。而后,我将g3-x的攻击力下降为零,给予你们相当于它的攻击力,也就是1800点的伤害!”说到这里,雷杰多一打响指,在自己场上的傀儡骑士g3-x的攻击力立刻急速下降到了零点,而俊也和勇鱼的生命值也因此再度下降了1800点,变成了700点。    “不妙…”勇鱼的汗都下来了,“开局就只剩下了700点生命值,如果就这样给他压着打实在不是办法,看来我得…嗯?”    停下了思考的勇鱼,莫名其妙的看着雷杰多的生命指示计。那上面的数值居然不再是4000点,而是变成了2000点。雷杰多的脸色也变了,在他的胸前,四个虚拟影像映出的弹孔正冒着青烟。    “不…不会吧!什么时候…?”    “这就是迷你炮台的效果了,每次玩家因为对方的一次怪兽效果而受到伤害的场合,给予对方500点伤害。你发动了三次rio-trooper和一次g3-x的效果伤害,所以你也将受到500点x4的伤害!”    俊也意满志得的一指雷杰多,又瞥了一眼勇鱼,那眼神仿佛在说:“嘿,关键时刻,还是得看我的!”    “被小瞧了啊,这可不好。”勇鱼会心一笑,挥手打开了场上的一张盖牌,“打开盖牌,发动反击陷阱‘returnride(diy)’,战斗中有一方玩家受到效果伤害时,其他玩家的生命值上升那个伤害的数值!雷杰多,你受到的伤害是2000点,所以我们两个的生命值回复2000点,变成2700点!”    “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让决斗这么早就结束,否则的话,你就不是麦斯了。”雷杰多似乎早料到勇鱼会留下伏手,但俊也率先发难却是他没有料到的,因此在刻意夸赞勇鱼的同时,他也狠狠的瞪了俊也一眼。俊也给他瞪得有些发寒,干脆错开眼神故作镇静的吹哨。雷杰多把目光转回到决斗场上,    “我的回合结束,因为在我的场上存在着傀儡骑士灵和傀儡骑士g3-x两体怪兽,所以你们要受到傀儡骑士灵的效果,300点x2,合计600点的伤害!”    “哼,果然…这下子真的就回到同一起跑线上了。”看着自己和俊也的生命值同时降到2100点,勇鱼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抬眼望向雷杰多,“不过,现在的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要取得胜利的,最后还是非我莫属。”    “喂喂,你们完全不把我的存在当一回事吗?”    “对,完全没有。”面对俊也的抗议,勇鱼和雷杰多倒是难得的保持了一致。俊也差点就要愤怒的吼出声来,但还是想着“我要冷静,我要冷静”然后强行抽出了卡片。    “我的回合,抽卡!我将沉船螃蟹(水族、三星、水属性、攻800、防500、diy)以攻击表示召唤!这张卡召唤成功时玩家场上不存在四星以上怪兽的场合,这个召唤视作特殊召唤!然后,我盖上两张卡,从手中将炎神之键(炎族、一星、炎属性、攻300、防300、diy)攻击表示召唤!这张卡通常召唤成功的场合,玩家可以从卡组中抽卡或丢弃手卡直到与对方手卡相同为止…虽说如此,在多人决斗的场合,只能视卡片最少的一方作出改变。我现在的手卡是一张,勇鱼的手卡是四张,而你…雷杰多的手卡是三张,所以以手卡较少的雷杰多为对象,我再抽两张卡!”    “这个感觉…?!”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巨大钥匙出现在俊也场上的时刻,勇鱼和雷杰多同时都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波动从炎神之键上传来。那是他们之前根本没有感受到的,一股与自己的力量极度接近的能量。    (这个小子除了k-touch…身上还掌握着我们所不知道的什么存在吗?)    “开始战斗吧,我将炎神之键与迷你炮台和沉船螃蟹同步,冲天燃烧的烈焰,化为斩断恶意的利刃吧!同调召唤,炎键领主(魔法师族、七星、炎属性、攻2600、防1800、diy)攻击表示!”    俊也坚定的挥起了手,穿着红色长袍的领主,头戴金色的领主头饰,手持化为权杖的炎神之键立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跟着,俊也将手按在了卡组上方的一张卡上。    “炎键领主的效果发动,一个回合一次,玩家可以宣言卡片的种类并从卡组抽卡,抽到的卡片是宣言的种类时,可以选择将那张卡片加入手卡或者送回卡组洗切,否则将抽到的卡片送入墓地。我要宣言的卡片是…怪兽卡!我的卡组啊,给我胜利的启示吧!”    在卡组指示灯发出闪亮的一瞬间,俊也已将卡片抽了出来。跟着他将卡片反转过来,亮出了那黄褐色的表面。    “效果怪兽天王创魔心(恶魔族、五星、暗属性、攻0、防3000、diy)!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得到这张卡片的支配权了!我选择将它送回卡组洗切,并同时发动炎键领主的另一个效果,将宣言成功的卡片送回卡组洗切时,可以指定对方场上一张与宣言种类相同的卡片,直到下一次这张卡发动效果之前,指定的卡片的效果无法发动!我要指定的,是你场上的傀儡骑士灵!”    “想用这个方法来封印灵每个回合结束时的杀伤能力吗?感觉好像不错啊。”雷杰多冷冷一笑,“那么,我等着看你怎么耍猴戏吧!”    “在我的面前,你才是耍猴戏的!受我一击!炎键领主对傀儡骑士g3-x攻击,炎键冲击!”    “休想那么容易就过关!打开盖牌,发动陷阱卡‘退屈代价(diy)’,场上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受到攻击时,那个攻击无效,对方怪兽在下一次对方的战斗阶段中可以进行两次攻击!”    俊也目瞪口呆,他本以为雷杰多已经无计可施,没想到突然有人还能出手发难,替对方挡下一击。而那个人竟是…勇鱼!    “抱歉了,罚站生,我要亲手拯救雷杰多,不会让你碍事的!”    “勇鱼,你这家伙…”俊也气得不得了,但是目前自己对于这个窝里反的叛徒也没什么办法,所以只有忍了,“…我的回合,结束!”    看着俊也无奈的神色和勇鱼坚毅的表情,雷杰多得意的狂笑起来:“果然如我所料,你的自尊心关键时刻还真是我的好盾牌啊,麦斯!”    “哼,别太得意了。这时候就先让你利用一下,接下来,我会十倍百倍的向你讨回来!我的回合,抽卡!”勇鱼抬手将卡片抽出,之后便将手指向了场上,“既然你想用傀儡骑士取胜,我就用正牌骑士将你打倒!我发动魔法卡‘骑士世界骑士大战(diy)’,对方场上存在着两体以上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时,玩家可以从手卡或卡组特殊召唤一体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以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在被召唤的回合不能发动效果和攻击宣言!因此,我从卡组中将血族骑士恶(恶魔族、八星、暗属性、攻3000、防2000、diy)以攻击表示特殊召唤!”    场上卷起了激烈的旋风,巨大的黑色恶魔张开宽阔的蝠翼,手持锋利的巨斧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在场上,带起了一片呛人的烟尘。    “突然就召唤恶了,有点意外…但是,即使召唤出来了,不能攻击又有什么意义?”雷杰多很清楚勇鱼召唤的怪兽有多么强劲,但是,以这样近乎无用的代价召唤出的怪兽,再强劲又有什么用呢?    “我将装备魔法‘撒旦的三叉戟(diy)’装备给血族骑士恶,装备这张卡的怪兽不会再受到其他卡片效果的限制,但是也不能发动自身的怪兽效果!现在的恶,只是一个拥有3000点攻击力的通常怪兽罢了!但是,借由‘撒旦的三叉戟’的效果,它可以攻击了!血族骑士恶对傀儡骑士g3-x攻击,战斧狂舞斩!”    “哼…原来如此。打算用绕远路的作弊方式来获取胜利吗?还真像你啊,麦斯!”嘴角挂着嘲讽的冷笑,雷杰多将手中的一张卡片举了起来,“我丢弃手中的魔法卡‘骑士的圣夜(diy)’,从卡组里将场地魔法‘大帝国世界(diy)’发动!”    “什…什么?那种卡片以前没见过啊?!”对方突然祭出意料之外的卡片,着实让自认为很了解雷杰多的勇鱼大吃一惊。雷杰多得意的踏前一步,在周围场景激变为黑色宫殿的同时摊开了双手。    “皇帝看得上我,硬塞给我几张新卡要我收下,我也没办法。只要场上存在着骑士,‘骑士的圣夜’可以在我受到攻击时从卡组中发动场地魔法,而‘大帝国世界’则是将这片决斗场完全变成属于我的存在!”    伴随着雷杰多的话音,在他场上的傀儡骑士g3-x也被血族骑士恶一戟刺穿。但在g3-x炸开的同时,一副漆黑的棺材随即在原地缓缓升起,棺盖上银色的rider字样显得是那样的刺眼,也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这就打倒了?但是,出来的那个是什么?”看着那副棺材,俊也迟疑的用手指着问勇鱼,“难道说,这个场地魔法是在打倒怪兽之后,给它发便当吗?”    “白痴啊你?!”勇鱼几乎就给俊也气晕过去了,“那是棺材好不好?棺材!”    “确实是棺材…但是,是为你们准备的棺材!”雷杰多抬手指向自己的场上,“等这场决斗结束,我会把你们一起装进这棺材里的!”    “那也要你做得到才行,我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勇鱼狠狠瞪了他一眼,挥手了自己的回合。而雷杰多则随着自己额上的鬼面痣一起冷冷的笑着,伸手接下了腰间卡盒中飞出的卡片。    “我的回合,抽卡!傀儡骑士皇蜂(战士族、四星、光属性、攻1600、防1200、diy)攻击表示召唤,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场合,一个回合一次,可以选择自己场上和对方场上各一体怪兽破坏!我要选择破坏的,是你场上的血族骑士恶和我场上的骑士之棺token(不死族、一星、暗属性、攻0、防0)!”    “那棺材是…token?”俊也不敢相信的望了雷杰多场上爆裂的棺材一眼,意外的发现在场上碎裂的棺材中,一只手缓缓的伸了出来。跟着,一个全身铠甲、肩生利齿、头盔覆面的棕色人形从碎片中缓缓站起,立在了全身金色的蜂形战士身边。    “骑士之棺token被战斗破坏的场合,可以从手卡或卡组特殊召唤一体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因为这个效果,我从卡组中把傀儡骑士牙王(战士族、七星、暗属性、攻2600、防2200、diy)攻击表示特殊召唤!”雷杰多眼中闪过一丝凶光,额头的鬼面痣愈加明显,“同时,傀儡骑士牙王的效果发动,一个回合可以扔一次硬币,正面的话,玩家可以从自己的墓地里选择一体怪兽在场上特殊召唤,反面的话,选择对方场上一体怪兽破坏!”    银色的虚拟硬币直线凌空飞起,像一道流星般划破阴森的空间,在空中投射出一个巨大的硬币映像。    “反面!破坏掉你场上的血族骑士恶!”雷杰多伸手一指,血族骑士恶一声嘶吼,刹那间炸成一片火光消失。他心里清楚得很,勇鱼速召血族骑士恶,就是为了压制自己。因此,他一定要把这块绊脚石狠狠踢开!    “傀儡骑士牙王发动效果的回合不能发动战斗宣言,我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奇怪,明明我的炎键领主对他威胁也不小,为什么他不急着除去炎键领主,反而把目标放在血族骑士恶的身上?)    俊也看不透对方的奇异举动,但还是把卡片抽了出来:“我的回合,抽卡!炎键领主的效果发动,宣言卡片的种类并抽卡!我要抽的是…魔法卡!”说着,他迅速抽出了卡片,并将卡片亮了出来。    “我抽到的是速攻魔法‘炎键阵(diy)’!然后,我将这张卡…”    “打开盖牌,发动反击陷阱‘arbluster(diy)’!对方怪兽在一场决斗中发动一次以上的相同效果时,将那只怪兽破坏,然后从卡组里抽一张卡,那只怪兽对应这个效果的卡片效果无法发动!你的赠品,我就收下了。”    突如其来的宣言,打断了俊也的发动。场上的炎键领主瞬间爆炸,化成一张闪亮的卡片飞入雷杰多的手中。俊也的动作却仿佛停顿了一般,静止在了举着卡的那个时刻。    (受到打击就不知所措了?作为对手什么的,还真是高看了这种家伙了…嗯?)    勇鱼的鄙夷,在一瞬间转化为惊奇。因为在俊也呆滞的脸上,他居然看到了笑容?    “嘿嘿,你果然还是不打算放过炎键领主呢。不过,幸好荷…不,强运让我抽到了这张卡!”晃了晃手中的魔法卡,俊也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在场上名称中带有‘炎键’的怪兽被破坏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里发动。从卡组里抽三张卡,将其中名称中带有‘炎键’的卡片送入墓地,破坏掉对方场上相同数量的卡片,之后将其他卡片送回卡组洗切!”    “什…什么?!”雷杰多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为了这个原因,你特意让我进行你已经猜到的破坏行动吗?”    “只是想证明,我不是笨蛋而已。”俊也得意的一擦鼻子,“不要随便把自己的怨念加诸在别人的身上,这个报应,你给我好好承受吧!抽卡!抽卡!抽卡!”    连续三记的抽卡后,俊也将卡片一张张翻转了过来。    “第一张…啧,是月风魔(战士族、四星、暗属性、攻1700、防1200)吗?那么第二张!好,是炎键弹射器(机械族、四星、炎属性、攻1500、防0、diy)!目标是傀儡骑士牙王,攻击!”    俊也伸手一指,自己场上火红的炎键弹射器立刻射出一记火红色的钥匙状炮弹击向雷杰多面前的傀儡骑士牙王,将其一击打成碎片。而在此同时,雷杰多的生命值也下降了1300点,变成了700点。    “这…这是…!?”雷杰多的脸色大变,“削减生命…那张卡居然还有这种效果吗?”    “没错,被破坏的卡片是怪兽卡的话,会给予卡片的控制者以那只怪兽生命值一半的伤害!”俊也得意的晃晃手指,“也就是说,我下一张卡片再抽到炎键怪兽的话,就会将傀儡骑士皇蜂破坏,而你则会受到皇蜂一半的攻击力,也就是800点的伤害!等待着你的,将是失败!”    “…希望你能成功。”白了俊也一眼,勇鱼不快的说了一声,“说句实话,这样的结果不是我想看到的。”    “要内讧的话还是等以后吧,目前我们的对手不是这家伙吗?”看了一眼雷杰多,俊也随口回应了一句。勇鱼愣了一下,而后淡淡的笑了。    (内讧?这家伙还真把我当朋友了啊。碰上这么奇怪的家伙真没办法…)    “好了,现在就是最后一击了,第三张,决定!”俊也得意的翻过第三张卡,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却凝结在了脸上。    “超时空战斗机(机械族、四星、光属性、攻1200、防800)啊…”雷杰多噗哧一下笑出了声,“噗哈哈哈哈,看来命运之神还真的没打算陪你太长的时间啊!”    “可…可恶了,强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失效啊?”俊也恨恨的把手里的卡片一丢,心里大骂荷露斯在这个时候掉了链子。其实,荷露斯的打算,可是心机单纯的他从来没想到过的。    (强运失效?哼哼,我如果不故意让你第三张卡片失手,怎么把那个家伙的后手勾出来?我堂堂的荷露斯大人,可是从来不会放着大鱼不管去啃那些小虾米的…)    “哼,看来这个回合是没法收拾你了…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命里注定是我们来决一胜负啊…雷杰多,抽卡!”俊也宣布回合结束的同时,勇鱼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卡片抽了出来,“我的回合,抽卡!超古代骑士空我(战士族、四星、炎属性、攻1700、防800、diy)攻击表示召唤!用超古代骑士空我对傀儡骑士皇蜂攻击,远古骑士踢!”    似乎是注定一般,傀儡骑士皇蜂被红的战士一脚踢飞,随即粉碎消失。而在雷杰多的场上,则因为“大帝国世界”的效果,再次浮现出了一体骑士之棺token。    “没用的,有‘大帝国世界’在,你就算是把我的傀儡骑士打倒,也不会给我造成伤害。而你就算有后手破坏骑士之棺token,反而会给我召唤新骑士的机会。”雷杰多冷笑一声,额上的鬼面痣更加明显了,“这种状况,你要怎么解决呢,麦斯!”    “我会解决的…用我的方式!”勇鱼怒吼一声,伸手指向场上,“发动超古代骑士空我的效果,将这张卡返回卡组洗切,从额外卡组中特殊召唤融合怪兽:超古代骑士天马空我(战士族、四星、风属性、攻1500、防1600、diy)攻击攻击!之后发动天马空我的特殊效果,以放弃下个回合的战斗宣言为代价,给予对方玩家500点伤害!”    “哼…即使如此我还是有反击的机会的!”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生命值下降为200点,雷杰多的表情变得极度阴冷,“你已经没有后手了吧?快点结束回合,让我一次把你们两个全收拾掉!”    “…我的回合结束。”勇鱼脸色一沉,挥手结束了自己的回合。雷杰多抬手将卡片抽出,随即爆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这次的抽卡,我抽到了决定胜负的关键啊!来吧,召唤…次元骑士diend(战士族、四星、暗属性、攻1900、防1900、diy)!”    “什…什么?!”听着“jigenrider,diend!!”的电子音响起,勇鱼心里不由一寒,“世上最强最恶的两体次元骑士之一…居然给他提前召唤出来了!”    无数蓝色光栅凌空飞起,垂直落在雷杰多场上,化作一名全身由竖立的蓝色光栅组成的人形骑士,手中提着和雷杰多的枪形决斗盘一样的步枪,全身散发出令人恐惧的阴冷气息,逼得俊也不得不倒退了一步。    “这个气势…这家伙倒底是…?!”    “终结一切吧,diend!让这两个不自量力的小虫,看到你那恐怖的力量!”不知是否因为鬼面痣的影响,雷杰多的面容已经完全接近扭曲,双手缓缓举起,而在他场上的次元骑士diend也像他一般,双手托枪缓缓举起,瞄准了眼前的俊也和勇鱼,随时准备扣下手中的扳机。俊也和勇鱼冷汗直冒,似乎被对方强大的威压感完全震慑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结束吧,次元骑士diend的效果发动…”    正当雷杰多发出终结的宣告时,一个微弱的声音突然同时在他和勇鱼的耳边响起,让这场决斗的结局,完全改变!    “(麦斯…雷杰多…我最宝贵的弟弟们…以后你们自己…多保重了…)”    “夏…夏美姐!!”心中闪过一阵惊惶,勇鱼和雷杰多竟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跟着便拔腿向着同一个方向飞奔而去。俊也却傻傻的站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    “决斗…结束了?这…这算是哪一边赢了?”    *****    本章diy卡表一览(注:已经介绍过的diy卡不再介绍)    高桥俊也(完全k之卡组)    迷你炮台(机械族、三星、炎属性、攻1100、防500)    效果怪兽    这张卡通常召唤成功时,会强制变成表侧守备表示。每次玩家因为对方的一次怪兽效果而受到伤害的场合,给予对方500点伤害。    沉船螃蟹(水族、三星、水属性、攻800、防500)    效果怪兽    这张卡召唤成功时玩家场上不存在四星以上怪兽的场合,这个召唤视作特殊召唤。    炎键阵    速攻魔法    场上名称中带有“炎键”的怪兽被破坏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里发动。从卡组里抽三张卡,将其中名称中带有“炎键”的卡片送入墓地,破坏掉对方场上相同数量的卡片,之后将其他卡片送回卡组洗切。对方被破坏的卡片是怪兽卡时,给予卡片控制者那体怪兽生命值一半的伤害。    炎键弹射器(机械族、四星、炎属性、攻1500、防0)    效果怪兽    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场合,一个回合一次,可以解放自己场上一体怪兽,给予对方300点伤害。解放的怪兽是名称中带有“炎键”的同调怪兽的场合,伤害变更为所解放的怪兽攻击力的数值。    速水勇鱼(decade卡组)    returnride    反击陷阱    战斗中有一方玩家受到效果伤害时,其他玩家的生命值上升那个伤害的数值。    骑士世界骑士大战    通常魔法    对方场上存在着两体以上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时,玩家可以从手卡或卡组特殊召唤一体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以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在被召唤的回合不能发动效果和攻击宣言。    血族骑士恶(恶魔族、八星、暗属性、攻3000、防2000)    效果怪兽    玩家可以在自己的准备阶段丢弃一张手卡,将墓地中的这张卡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    撒旦的三叉戟    装备魔法    装备这张卡的怪兽不会再受到其他卡片效果的限制,但是不能发动自身的怪兽效果。    超古代骑士空我(战士族、四星、炎属性、攻1700、防800)    效果怪兽    这张卡的效果只有在玩家回合的主阶段二才能发动,一个回合一次,将这张卡送回卡组洗切,从额外卡组中随机选择一体名称中带有“超古代骑士”的融合怪兽在玩家场上特殊召唤。这个效果发动成功的下一个回合的主阶段一,将场上特殊召唤的那体融合怪兽送回额外卡组,将卡组中的这张卡在场上特殊召唤。    超古代骑士天马空我(战士族、四星、风属性、攻1500、防1600)    融合怪兽,风属性怪兽+战士族怪兽。    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场合,可以放弃下个回合的战斗宣言,给予对方玩家500点伤害。    雷杰多阿特拉斯(diend卡组)    傀儡骑士灵(战士族、四星、水属性、攻1700、防1500)    效果怪兽    这张卡从卡名上可以当作“数码骑士灵”或名称中带有“血族骑士”的怪兽,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的场合,每个回合的结束阶段,对方受到自己场上的怪兽x300点的伤害。    傀儡骑士g3-x(战士族、四星、地属性、攻1500、防1600)    效果怪兽    这张卡从卡名上可以当作“数码骑士g3-x”或名称中带有“光神骑士”的怪兽,玩家场上存在着名称中带有“傀儡骑士”的怪兽时,这张卡可以从手卡中特殊召唤。对方场上每有一体怪兽,这张卡的攻击力上升300点。一场决斗中只有一次,将这张卡的攻击力下降到零点,对方玩家受到这个数值的伤害。    傀儡rio    通常魔法    将玩家卡组中的“傀儡骑士rio-trooper”在玩家场上尽可能的特殊召唤,回合结束时,将因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返回卡组。    傀儡骑士rio-trooper(战士族、二星、暗属性、攻1000、防0)    效果怪兽    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玩家场上存在着其他战士族怪兽的场合,这张卡强制破坏。以这个效果被破坏的场合,给予对方的生命值500点伤害。    骑士的圣夜    通常魔法    这张卡只有在场上存在着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时才能发动,将当前场上一张控制权属于玩家的魔法卡强制破坏,之后从卡组中选择一张魔法卡。下个回合的准备阶段,选中的魔法卡从卡组加入玩家手中。玩家受到攻击时,将手卡中的这张卡丢弃,可以从玩家的卡组中发动一张场地魔法。    大帝国世界    场地魔法    这张卡从手卡中发动成功的场合,回合的结束阶段强制破坏。这张卡在场上打开表示存在的场合,场上所有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发生战斗给双方造成的战斗伤害为零。每次双方场上一体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被战斗破坏时,在那只怪兽的控制者场上放置一体“骑士之棺token”(不死族、一星、暗属性、攻0、防0)。每次“骑士之棺token”被破坏的场合,玩家可以从卡组或手卡中特殊召唤一体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    傀儡骑士皇蜂(战士族、四星、光属性、攻1600、防1200)    效果怪兽    这张卡从卡名上可以当作“虫铠骑士皇蜂”或名称中带有“虫铠骑士”的怪兽,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场合,一个回合一次,可以选择自己场上和对方场上各一体怪兽破坏。    傀儡骑士牙王(战士族、七星、暗属性、攻2600、防2200)    效果怪兽    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场合,每个回合的主阶段一可以扔一次硬币。正面的场合,玩家可以从自己的墓地里选择一体怪兽在场上特殊召唤,反面的场合,选择对方场上一体怪兽破坏。这个效果发动成功直到回合结束,这张卡不能发动攻击宣言。    arbluster    反击陷阱    对方怪兽在一场决斗中发动一次以上的相同效果时,将那只怪兽破坏,然后从卡组里抽一张卡,那只怪兽对应这个效果的卡片效果无法发动。    次元骑士diend(战士族、四星、暗属性、攻1900、防1900)    效果/次元怪兽    这张卡从名称上可以当作所有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所有对名称中带有“骑士”的怪兽有效果的卡片效果对这张卡适用。一个回合一次,玩家可以选择将场上的这张卡送回卡组洗切,返回手卡,送入墓地或从游戏中除外,这个效果在对方的回合也可以发动。这个效果发动成功的回合结束阶段,玩家可以将这张卡重新特殊召唤回自己场上。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场合,一个回合一次,可以将手卡或卡组中一张名称中带有“傀儡骑士”的怪兽卡无视召唤条件在场上特殊召唤。一场决斗中只有一次,在这张卡没有发动特殊召唤怪兽效果的回合,可以将场上一体以上因这张卡的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解放,给予对方被破坏的怪兽数量x1000点的伤害。
推荐阅读: 《砚压群芳》 《无限恐怖之变强之路》 《娶个皇后不争宠》 《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