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273章 正文大结局

    下月便是八一,一年一度的军中节日,各项庆典活动如约如至。虽然现在全军兴起节俭风气,但这个节日的常规节目还是保留着的。     林微对下个月便要进行的阅兵式,十分的兴奋。想当年,作为特种兵团最美一朵花,她一身红裙军服走在方队前列,那真是秒杀四方的盛誉。当年还因此,暴露了自己私自参军的秘密,差点被妈妈关了禁闭。     妈妈自从与她重逢后,已回到m城旧居,在师兄弟们的照料下,身子和精神都已大好。这一生,她上天下地的寻寻觅觅,到头来还是孤苦零丁的一个人。     林微想到妈妈便眼眶潮湿:“皓天,我要接妈妈一起住。”     “如果她愿意,当然可以。”聂皓天拥着她,叹息:“只怕她,还是更喜欢‘安和堂’的宁静。”     的确,现在的纪敏如,更喜欢在“安和堂”宁静而又安祥的颐养天年。因为,她偏执的追逐的丈夫,已然真的离开了。     有时候,爱并不是勇敢或执着便可拥有,还要看你有没有运气。     林微越来越信运气,但聂皓天却不相信。他仍旧沉浸在“抱老婆泡儿子”的游戏中,天天奔忙,乐此不疲。     昨天耗了一天的功夫,才把朱武那小子的婚事给拉扯好。聂首长惊觉自己与陆晓的打赌,又少了一天。     虽然输了也不怎么样,但聂臻回家这么久,连“爹哋”都没叫上一句,他不可能不头痛。     偏偏这个儿子,傲娇又腹黑,让人无法下牙。前天开了直升机哄了他半天,他在飞机上玩得嗨爆,但一下了飞机,直接就来了个翻脸不认人。     他气鼓鼓的跟在后面,把林微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聂皓天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相当的水深火热,自己的老婆给别的“男人”给霸占了,严重影响了他的性主导权。     他每晚都得半夜爬窗,才能抱着老婆睡觉,白天儿子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偏偏老婆又是爱子如命,人在他的怀里居然还敢下了命令:“小臻不原谅你,我也不原谅你了。”     “不原谅就不原谅。”聂首长才不怕呢。现在都娶回家了,小女人再撒脾气也还是他的老婆,他一点儿都不慌。     他把她搂得再偏一点,以离开熟睡的聂臻稍远,在她的身上一边摸一边亲,丝毫不理会正在“生气”的老婆的善意警告。     她被他摸得“火儿”大,不明白这男人为什么就不能挑一晚半晚稍稍歇息一下。小臻就睡在旁边,这动静要是惊醒了小臻?     她回头轻声凶他:“小臻在?”     “那你和我出外面。”     “又去外面,我不喜欢。”她在闹别扭,其实就是今天不想干活。     聂首长很凶的捏着她的下巴:“老婆,我们结婚了。”     “嗯?”     “结婚的意思就是,我随时随地都可以睡你,合法合情也合理!儿子来了也管不着。”     她被这色字上脑而显得份外无耻的首长给震慑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人便被他打横抱起,他在轻柔夜色下吻她:“微微,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你,儿子也不能!”     “……”她陶醉的圈紧他的颈。     他们结婚了,天下也太平了,但他对她的爱却似乎一日浓烈过一日。     也许是因为,他不用再背负任何的责任和羁绊,终于可以毫无保留、无所顾忌的爱她。     爱她,和她、他分享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繁华盛世,是聂首长如今最最重要的事。     他的爱人,他的家!     “皓天……”她在他的怀里半跷着相贴,旁边清悦童音带着强烈的不满:“哈,我妈咪是我的,谁来都抢不走,聂皓天来也不行。”     “呃……”林微和聂皓天齐齐侧脸,只见聂臻坐在大床上,双手环抱叉在胸前,肉肉的脸上浮满了敌意。转而又可怜的扁了扁嘴:“妈咪……”     “啊,小臻……”林微顿时投降在小家伙的“泪眼汪汪”里,从聂皓天的怀里跳下来,扑回到床上,拉起被子睡好,一手搂着聂臻,可怜巴交的哄:“妈咪不是故意的。妈咪是被逼的。”     看着赌誓的妈咪,聂臻很善解人意的不再追究妈咪的责任,只转脸望着旁边火头还在,却不得不自己杀灭的首长:“我和妈咪要睡觉了,请你离开我的房间。”     “……”聂首长半夜被儿子赶出房间,这感觉别提有多糟糕了。     欲求不满也可以当是临时调剂一下情趣,休养生息之下,隔日再战雄风更显,未尝不是好事。但是,聂臻那副“房间是我的,床床是我的,妈咪也是我的”的样子,实在太欺负人了。     我的房间、大床和女人,居然有人敢抢?自己儿子都不行。     被激发起勃勃斗志的聂首长,临出门回军委前,束着手看了一会儿聂臻练枪。     小孩子当然不能用真枪,但是聂臻最爱枪械,所以林微给他买的玩具枪,仿真程度也极高。他在院子里用假弹追着乐乐跑,不亦乐乎。     聂臻看见聂皓天站在旁边看自己,一时得意,举起枪支对着前方的标靶,精准的射击,吹得饱涨的气球登时被打得“啪”的一声碎了。     他得意的回头瞧着自己爹哋,挑畔的扬了扬眉,却见聂皓天头都没抬,手里刚刚拿着的一支玩具枪向着侧方天空一举……     “鸦鸦……”的两声,树上一只鸟儿扑簌簌的掉了下地。因为只是被假弹击中,鸟儿还没死亡,只在地上扑腾,但鸟身上还是渗出血迹。     这一连串的动作,却只发生在一眨眼间。聂臻骇得说不出话:他,他连头都没抬,手指都没怎么动,鸟是怎么被打中的?     大生哥无语的望着天空浮云:老大,你这个声名显960万平方公里的特种兵里的枪王,今天居然以枪法欺负一个小孩子?这孩子还是你的儿子?老大,你的节操呢?     昨晚没吃上肉的聂首长,已完全没节操可言。傲慢的经过那只仍在扑腾的麻雀,气得聂臻跺脚喊:“有什么了不起。我长大了,我会更棒。”     “长大了。”聂皓天从车里伸出头来:“你老子我4岁的时候……哼。”     大家都等着聂首长说自己“4岁的时候”,可是他却只说了这一半,竟然就哼的一声,开车回军委了,真是把聂臻气得双眼发直。     林微抚额,群姐也笑了出声:“首长现在,是越来越调皮了。”     林微:“这叫调皮吗?是幼稚好不好?整天和自己的儿子怄气。”     聂臻拿着聂皓天今早扔下的玩具枪在研究,不明白就这么一支假枪,为什么聂皓天就能一枪打下一只麻雀来。     他把这个问题问卫兵,卫兵的笑容显出真实的崇拜:“别说是一只了,聂首长要是愿意,他可以打一飞机麻雀下来。”     “一飞机吗?”乐乐吞着口水眼睛放光:“那不就可以做一锅麻雀粥了?”     哗,好强大的技能。     “……”     聂臻知道,自己的爹哋是个超级爹哋,可是这么个超级爹哋,却没有亲手来救他,这让他心里的气恼越来越重。     他很喜欢,也很崇拜爹哋。这样的爹哋,甚至是他从前被囚禁时,比梦里想像的爹哋还要完美和强大。     他喜欢这样的爹哋,只是不知道,爹哋会不会也一样的喜欢他。     而且,爹哋总是和他一个小孩子抢妈咪,这实在太小气了。     聂臻一路嘀咕着从乐乐的房间里出来,突然就想到,妈咪的“安全”已经很不妙。     果然,妈咪没在房间,肯定又是给爹哋拐跑了。     爹哋,你可不可以不这么见缝插针?做老子的和儿子抢妈咪,你好意思?     可是,某男人就是好意思。     今晚,聂皓天挑了本《生化危机》来看,聂臻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跟屁虫乐乐看得胆战心惊。     结果乐乐看完了吓得一闭上眼睛便是僵尸,睡不着便把小臻扯在房间里半天没出来,这就爽坏了聂首长。     温室里的蔷薇精心培植后,红色蔷薇花坠满花枝。聂皓天拥着林微,温室透明的穹顶上洒下万片银辉,淡白月色映着林微娇艳的脸,她仰头亲着男人的颈,微眯的眸子醉死人的风情:“皓天,我们再要一个孩子?”     “嗯。”他深深的吻她,宠爱的抚着她的额头,却又苦笑:“微微,我这一生,不打算要孩子了。”     “为什么?”她对他的这个想法很惊讶:“你从前,不是千方百计要给我种一个孩子吗?”     “那时候,想要留住你。”     “你不是一直都内疚,没有陪伴我度过怀孕和分娩的时日吗?”     “我说过,我愿意接受生命中一些无法修补的遗憾。”     “可是为什么不要了?”     “因为,我们有小臻了啊。”聂皓天长长的叹息,微笑看着她的表情却没有感伤和挣扎:“小臻,我欠了他4年,还欠过他一条命。他一直怪我,没有亲自勇猛的来救他,我明白。微微,我欠了他4年,我就要给他一辈子唯一的父爱。我不会再要一个孩子,来分薄我对他的爱。我们这一生,只要他一个孩子,只有他配得到我们的爱。我的生命,有你,有他,就已经很完美。不用更完美了,微微!”     “……”     他坦然的笑,她动容的偎进他的怀抱:“谢谢你,这么爱小臻。”     “傻瓜。”     寂静的蔷薇花房,蔷薇花枝旁扑出一个小小的身子,小家伙在后抱紧了爹哋的腿,泪珠儿密密的涌出眼眶:“爹哋,爹哋……”     “小臻!”聂皓天的手落下,轻轻的抚着小家伙的黑发,这一声“爹哋”,他盼了这么久,幸好来得还未晚。     陆晓气得大呼小叫,录音笔里,聂臻那一声激动又感伤的“爹哋”,把他的赌局彻底给毁了。     本来,只剩下一天的时间,眼看着聂皓天就要败北,这样的话,林微便得带着小臻到他的家里住上三天。     让聂首长和自己老婆孩子离开三天,现在是唯一能刺激到他的事情了。但居然,在最后时刻被聂皓天反败为胜了。     愿赌服输,所以,周日大清早,陆晓便把纪彩云和小公主一起送了过来。     聂皓天拖着小臻在院子里恭候,两只穿着红色的亲子装站在门口迎客,简直把陆晓闪得眼都直了:“用不用这么大礼?”     聂皓天轻笑:“陆大处长夫人和小公主莅临,蔽宅篷筚生辉,当然得大迎。”     瞧你那得瑟样儿……     陆大处长咬牙把气往里吞,也笑得像朵花儿一样,抱着自家小公主走进门廊,挥着手让大生派人过来搬行李。     聂皓天看了一眼陆大处长的装备:“要这么多?”     “当然要啊。我们全家搬过来住三天,这么一点哪够,后面还有一车。”     “我记得赌约是:输了的话,你家小公主来我家住三天?并不是让你举家搬迁。”     “对啊。你是说我家小公主来,但没说我不能和我家小公主一起来啊。”陆晓大刺刺的走进客厅:“群姐,泡茶。”     “……”聂首长觉得头有些痛,他赢了,却请了个城隍回家供着了。     小臻摇了摇爹哋的手:“爹哋,你和陆晓叔叔赌什么啊?”     “呃……”聂首长的谎言还没出口,陆大处长便很真诚的道:“你爹哋和我打赌,你如果能在1周内叫他一声爹哋,他就赢了,我就送小公主来你家住三天。”     “神马?”小聂臻真是气翻天了,这是拿自己的亲儿子来打赌?如果不是打赌,爹哋还会不会这么讨好自己?     真是够了。     小臻怒气冲冲的,蹭蹭蹭的往厅里跑,打算三天三夜都继续霸占着妈咪睡觉。     聂臻冲进厅里,陆晓怀里的小公主发出“咯咯”的笑,婴儿特有的娇笑吸引了他,他看着沙发上的陆晓叔叔。     他怀里抱着的小宝贝,白嫩嫩、肉嘟嘟的小脸咪着笑、圆滚滚的像秋藕一样的手臂伸出,像是正向着他的身边坠过来。     聂臻的脚步像被钉住了一般,半晌才不由自主的移步走近。小公主的小手嫩滑,握着小拳头轻轻的晃,大眼睛亮得就像天上那些最闪最闪的星星。     好漂亮!爹哋要赢陆晓叔叔,就是为了这么漂亮的小公主吗?     噢,爹哋你真棒!     小臻很自然的俯下头,轻轻的亲下去。小公主的小手更欢快的晃着,“咯咯”的笑声像有意识似的。     你很喜欢小臻亲你吗?     小臻心里充盈着一些说不清的情绪,却听得头上传来陆晓叔叔的暴喝:“聂臻你这个小色狼。”     “啊?”     “你它妈的居然亲我女儿的嘴巴?”     聂臻好惶惑:不能亲?还是不能亲嘴巴?     陆晓狂号:“聂臻,你还我女儿的初吻!”     聂皓天淡定:“儿子,干得好!”     林微和纪彩云:“……”     这两个男人,好无聊。     时光幸福到平淡的滑过,八一的阅兵式,为10年来最盛大的一届。     聂臻和林微站在三军仪仗队后方的观礼台前,看着检阅队伍威风凛凛的聂皓天,现场山呼海啸的的雄伟号令中,至爱的男人,如此英挺、英武,散发着无法形容的领袖魅力。     战机从天空中飞过,划过无数道七色彩虹似的雾光,林微甜笑着拍着小臻的肩膊:“你看,是爹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