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NO、030 绿帽谷主

    NO、030 绿帽谷主    “大师!!”    “枯荣大师——”    就在段氏众人惊呼声此起彼伏之际,枯荣老和尚跌坐在地上端正好身形。双眼一闭,合十道,    “明王好生黠慧,竟以歪理曲解佛说,直接动摇了老僧根基。”    说罢睁眼,望向神色无一不慌张的众人,半枯半荣的脸上一阵痉挛,以肉眼可见之速度整个枯萎下去。冷汗从溜光的脑门开始泛起,继而缓缓滑落于额前脸面。    “尔等自行离去罢,誉儿命中该此一劫。如若度过,好处繁多。”    “这——”    段正淳捂着胸口气息漂浮,痛苦并犹豫道。    可刀白凤显然是个懂事果决的女子,看着大哥段正明征询的目光,咬牙道,    “全凭大师做主。我坚信誉儿是那龙门之鲤,终有化龙那日。”    说罢招了渔樵跟读四人前来照拂怀中这负心浪子,径自离去。    待她们离去之后,枯荣卓然起身,向着嘴角含笑如看客般悠然的鸠摩智二人,建议道:“誉儿此时状况不定,不如大师先放他换一处清净雅致之地?然后你我二人手谈一局可好?”    和尚点头,甚好。    然后抬头对李青萝道:“青萝,带他下来。咱们去天龙寺喝茶赏月去!”    “嘻嘻——”    李青萝袖手一带,拂起双目紧闭表情痛苦挣扎着的段誉,掩着小嘴笑嘻嘻地反身跃入牌楼,那白衣长袖的缥缈,在月华下绽放着一种非人的美丽。    真是仙气袅娜。    和尚呢喃道。    继而逍遥游身法运转,同样飞身越过门楼,半空中让人骇然地停驻,然后一步一步如登阶梯般轻巧踏至,转眼消失于众僧眼前。    “阿弥陀佛。”    枯荣摇摇头,大踏步进门。    好好的大门不走,一个个翻墙入室,真正潇洒绝伦。这般念着,枯荣大师的脸庞明灭顿生,转眼又整个儿变幻成了细嫩光滑的荣华状态。丹田里冷热交替,神气不由升腾。    见枯荣禅师突然止步,后辈大师小僧们只好驻足其身后,莫名屏息。    一炷香时间转瞬即逝。    和尚清悠的大雪原长调远远传来,“小沙弥的早课哟~~入了那大姑娘的纱帐哩——菩萨低语的般若啊!穿梭在喋喋不休的万物众生云呀……”    “一念生则魔灭呵,一念往生极乐。生生死死明明灭灭啊?就好比那大佛寺里星辉。”    枯荣听着这气息绵长意境悠远的长乐,赫然睁开双眼。    “大师,悟了吗!”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枯荣禅功,他修了几近一甲子,到此时方才顿悟。原以为半枯半荣才是步入最终境界的初始,不曾想这个境界本身就是走了误区,实乃大错大不韪。    “静室简陋,明王莫要介怀。”    枯荣容貌清癯,学武之人本就身强体健,乍一看还以为是换了个中年僧人一般,他引鸠摩智入房,指着堂中矮几,当先席地盘坐。    “出家人一切皆空。何必执着。”和尚笑笑,看着李青萝将段誉丢在外间木床上,便也纳鞋坐下。    “明王佛法高深,果然不凡。既如此,那老僧便执黑先手,占这个便宜了。”    枯荣捡着和尚话中的漏洞,曲解回去。悄么升息便来了一记现世报。    “呵——甚好。”    鸠摩智含笑不争,对于佛法和棋艺,他自信能掰扯过他的人这世上五个手指头都很难数的过来,而枯荣大师显然不在其内。让子都可,遑论小小先手!    “啪!”    第一手便落子天元。还真是让人惊讶。    和尚八风不动,其实枯荣棋力不弱,一个修禅功的人能够抵御数十年如一日的枯燥乏味,青灯古佛内心不垢不净,不惊不喜的无聊老僧,在耐心恒心一道若要找出几个对手,着实不容易,这种对弈显然比的就是心态,然而鸠摩智打定主意无视枯荣所有的手段,死守自己棋力上的优势,所以接下来没几十手对方就落入明显下风。    “你输了,大师。”    和尚捏住一刻白子,淡淡地说。    “未必。”    “是吗?”    和尚反问着,挂角,落子。    “咄~~啪!”    枯荣突然抽出拢在袖中右手,尾指轻点,无形劲气射出,点在鸠摩智的棋子上,使得他的落子直接偏出一格,死局逃开,胜负顿时难定。    “好一个六脉神剑。果然诡异无双。”    和尚颔首赞叹,眸中精光乍现。    “然大师确定要用这种方式对弈呼?”    比棋力你差我一筹,比内力我更强你几分,就指力而言除非老和尚你六脉全修,否则仅凭借这一招少泽剑便想压制于我,绝无可能。    所以,当真不能好好下棋,正经认输?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枯荣先是面向西方低眉合十,接着转首抬眼,执着道:“内力武学,棋力智慧,心性豁达处,老僧都不及明王多矣。然这棋局老僧不能不赢,既然阁下愿屈尊指点我这段氏剑谱,想来不会太过计较。”    “如此也好。今日便让本座得偿所愿,幸甚至哉。”    和尚说罢,在对面枯荣的骇然欲绝中,尾指轻弹,无形剑气喷涌而出,‘少泽剑’一指点在棋盘上,一个炽白光影凝而不散。    “哐当——”    这是外间门房忽然被人撞碎,紧接着急促的喊叫声传来。    “岳老三,你这样对待师娘,是想做龟儿子不成!!?”    一个清冷女生,带着掩饰不住的矛盾和焦急。    “师傅的婆娘和师傅的姊妹,岳老三都被你们弄糊涂了。总之我不管,老大说只要把你们俩绑在一起,我就有机会反过来当这臭小子的师傅了。”    大咧咧的岳老三傻人一根筋,认死理。闻言直接糊弄道。    “滚出去!!”    这是李青萝的声音,看来除非在和尚身边的时候,其他时候通常还是会摆着那副更年期的嘴脸,一言不合喜欢居高临下地呵斥于人。    砰砰当当的响过一阵,双方貌似罢了手。    只听岳老三又大声喊着,云老四你这贼偷死哪里去了,还不来帮手,省的我岳老二神功一发收不住手伤了这冷面美人。老可惜了。    “岳老三你这粗野伙夫也会欣赏美人?可别诳我!!这臭和尚呆的地方怎么可能有美人?莫非是刀白凤不成!!”    轻功好的人果真没有走正门的习惯,狼藉的外间在窗棱破碎之后更显杂乱,尖嘴猴腮的云中鹤提溜着小眼,竟然发现这和尚庙里真的有美人,还是顶尖的,当下顿时就口齿生津,哈喇子都止不住要流下来了。    “美人芳名?贵庚?这皮肤真心不错。啧啧~~~”    “闭嘴。统统给我滚出去,否则小命堪忧不要后悔!!”    李青萝打小泼辣,这一点好多年前和尚就尝到过苦楚,更何况对这些一看就不想什么好鸟的怪咖,自然没半句好言好语。    别看她语气森冷,但俏脸上却没有多少冰寒,无他。里间静室里面还坐着两尊大能呢,自己情郎放一边不说,便是修正了功法状态极佳的枯荣老和尚,也足够碾压这群阿猫阿狗了。所以此刻玩闹看戏的心态居多,压根没有半分惧意。    “哟——我道是谁这般颐指气使的姿态,原来是亡国金枝玉叶殿下在此。宝宝好生害怕哩!”    这是有两人携手跨门而入,说话的是左手的女子,只见她一袭绿裙,身段婀娜,长发团成发髻,面容娇美,说着摇晃着旁边男子的手臂,噘嘴不依。    “宝宝不怕,有为夫在。管她什么殿下殿上的,统统一刀砍了。”    男子口气甚大,不过显然是在自己婆娘身边厥词的可能性更多。当下伸手悄悄地抚摸着媳妇儿的小手,龇着牙咧嘴大笑,那坑坑洼洼长满褶子的脸上,这一刻熠熠生辉。    “甘宝宝!!原来是你。还有旁边那位满口臭气熏天的丑八怪,莫非是绿帽谷主钟万仇!嘿嘿——”    李青萝可不是任人欺压的老实孩子,自然凌厉反击。    “你你你!!信口雌黄,看老子不撕烂你的嘴!”    钟万仇被她抓住痛脚,当场就气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哪还管控制场面,提着大环刀就冲了上去,浑身内气鼓胀,大有刀劈山河一去不返的气势。    “糟糕。想不到这丑八怪修为如此浑厚,比之宗师亦只差一线了。”    李青萝一时间有些慌乱,心中寒意突生。    刀光闪烁着外放的黄芒,刹那间便要当头斩下。形势顿时岌岌可危!
推荐阅读: 《重生末世前》 《无限武侠梦》 《无限兑换之旅》 《蛮荒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