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四章

    雪停了,放在筏子上的猎物冻的梆梆的。大柱往筏子上撒了些特制药粉,掩盖一下血腥之气,这样只要小心些,就不会引来野兽。     回去时稍微饶了下远。不然筏子过不去。     “二胖咱们走错了吧。”大柱推了推帽子。     “没错啊。”二胖四处看看,摇了摇头。这片林子他们常走,这怎么能走错呢。     “不是,你看那颗歪脖子树。你见过吗?”大柱说着指了指不远的前方,一棵形状怪异的歪脖子树在道边。     “真的唉,这树那冒出来的?”二胖说着放下绳子。往前走了几步。     玉溪没走过这条路,所以并不觉着奇怪,只是感觉那棵树长的怪异。这是一棵红豆杉,树要是抻直得有二三十米高,不过现在这二三十米高的树身拐了七八个弯,树冠横着。就好像一股巨大的力从上面压的扭曲了。树身就像一条盘起的龙,树冠就是那仰天长啸的龙首甚是威猛。     只是森林里什么样的树木都有,就算奇特也不至于让两人惊讶。     大柱和二胖两人从小跟着六叔学打猎,如今几个年头,这条路闭着眼睛也能走,上次路过也不到半个月,却没有见过这棵树。这样事情就有些怪异了。     二胖好奇的走上前,这树有一人粗,伸手一拍雪纷纷落下。     “真是棵好树。前些日子还有海城的上咱们这边收奇花异树的。要是当时知道有这棵树,能卖不少钱呢。”大柱有些惋惜。那阵子村子里可是热闹了一阵。     “这树可是一棵老树,怕是要有四五百年。挖了怪可惜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长活。大柱哥咱们还是让它在这长着吧。”这树长成这样可真不容易。     大柱看玉溪绷着小脸,生怕他真的挖了树一样,“我也就那么一说。”     二胖啪的拍了玉溪肩膀一下“你听他说,他可不敢,三爷可是说了,不让咱们上山挖树。那些人还想砍咱们老林子里的红豆杉,都让三爷骂走了。”     玉溪抿着嘴笑了。大山养活了他,他也希望大山能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貌。     “行了走吧。”大柱又看了一眼歪脖子树,“等回去问问六叔,这树是怎么一回事。”话音刚落就听见二胖哎呦一声,整个人不见了。     “二胖哥?”玉溪紧走两步看着二胖消失的地方,那里竟然有一个洞。就在歪脖子树两步远的地方。“二胖哥?你怎么样了?”玉溪趴在雪地上往里看,斜着向下黑漆漆的通道。     “二胖你听见吗?”     “没事,吓我一跳。嘿,这里地方还挺大的。”二胖的声音从下面传来,“这里有个地洞,你们也下来看看。”     三人年纪都不大,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时候听到这话,也都想下去看看。这里离他们村只有两里路了,大柱把狗放开,在外面看着,带着玉溪也下了洞。下洞之前把绳子捆在歪脖子树上,另一头垂下去。     洞的周围都是冰,非常光滑。     下了有七八米的样子,到了低,二胖正在点枯树枝,透过微弱的亮光玉溪发现这是人开凿的洞,洞的周围有开凿痕迹,周围的泥土被压的很实。尽管如此,年头久了,还有一些树根垂了下来。     “你们看,这里还有人住过。”二胖点燃了一束枯枝,指着洞壁边的石桌石凳说。     “嗯,应该是了。”除了石桌石凳靠着通道边上还有一个土灶,已经破烂了。灶台上还有碗具。     “我没听说谁住在这里。”大柱总觉着有些蹊跷。     “这里还有个门。”玉溪看到石洞的一边墙壁上有一个木门,伸手一推,木门腐朽一下散了架。     “就是他住在这里吧。”大柱皱着眉头看着石床上那具骸骨。漏在外面都是白惨惨的,骨头架子上还挂着破碎的衣服,应该是一件长袍,已经看不出样子了。     里面的屋子更加规整一些,不但用石头加固,石床旁边有一张石桌上面还有几个盒子灯台。     玉溪看着那惨白的骸骨,心里有些发毛,这人不知道都死了多少年了。空洞的眼眶似乎看着什么。     “看这把大刀,真带劲。”二胖打开一个长条箱子,里面放着一把大刀。足有三四十斤重。就算过去这么久了,刀一点也没有锈迹。     “咳咳——二胖哥你轻点呼扇。”玉溪挥了挥烟尘,盒子上全是灰。     三人收拾了一下石屋里的东西,多数东西都腐坏了,只有三个箱子里的东西还完好,每个箱子都十分的沉,二胖打开的那个长条箱,里面是大刀,大柱打开的那个里面是一把弓,三支铁箭。     最后剩下一个盒子,里面是几本书。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可以证明地洞主人的信息。打开盒子里面的书籍完好。玉溪轻轻拿起最上边的一本奇珍异草录,书不知什么材料制成,完全古书模样,蝇头小子,用简易火把照明根本看不清楚。因为太多灰尘玉溪轻轻地放回盒子,盖上盖子。     “咱们先回去。等会天晚了。”大柱把弓又放了回去。     二胖眼珠一转。“咱们绕到村西去。”     三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拽着绳子爬了上去,地道很滑三人摔了好几次。     今天天不早了,找来一块石头将洞口堵上。三人想着明日再过来,把洞里的骸骨葬了。     绕了一个大远,大柱和二胖先把东西放到玉溪家,“快点灯。”屋子有些冰冷这几日二娃三娃都是住在三叔家的。     把东西搬进屋子放到圆桌上,咣当一声“真沉。”     这次光线充足,拿出那把刀,反射出一股昏黄的光,上面一圈圈的缎纹,透出一股子冰冷的寒气。     “我别的不要,只要这把刀。”二胖抱着刀就不撒手了。     大柱撇了撇嘴,拿着那弓,黑漆如墨,哪怕就在灯的旁边也没有一丝折射,握在手中,好像跟身体都融为一体,以他的力气也只能拉开三分之二。并不能拉满,脸上喜爱的神情一点也不弱于二胖。     “那我要这弓箭。”     俩人对视一眼,都转过头看着玉溪。     在他们心里这两样兵器可是宝贝,他们选了玉溪就吃亏了。     只是这时玉溪目光都没有在他们身上。     因为怕在山洞中弄坏书籍,玉溪只是看了一眼,这会倒是小心的将书拿了出来,一共九本书,《奇珍异草录》     《江湖奇谈》     《十三刀谱》     《七环箭》     《天一图谱》     《四海杂记》     《道藏真经》     《鬼眼符箓》     《鹏越手札》     除了最下面的鹏越手札,其它几本书材料不尽相同,却都是极好的材料,或者似绢非绢,薄如蝉翼,或者细腻如肤,白皙似雪。不过都有个共同点,放在地下许多年也不曾腐坏。     《鹏越手札》外面包裹了好几层绢帛,就是这样也有些腐坏,一不小心就要碎了。     “这里有一本刀谱还有一本箭法。”玉溪翻看两下又挑出两本。     二胖拿过刀谱嘿嘿的笑了两声,绕了绕脑袋,竟然不好意思说话了。     玉溪将剩下的书收到盒子里,“二胖哥,大柱哥,这几本书可是古籍,说不定比你们的刀弓价值还高。你们可别后悔。”     大柱看了几本书的名称,什么也没看出来,随手翻了两下,里面的字都不认识,“这书你就是给我我也看不懂。你只要不觉着亏就好。”     二胖把刀谱往怀里一踹,“得了我都饿了,咱们回去吧。”     “大柱哥,你回去告诉二娃我这边把炕烧热乎了,再去接他们俩。”     “别了等会我送他们回来。”大柱把帽子往脑袋上一扣出了屋。跟二胖两人从车上卸下一直狍子,两只野鸡两只野兔。     玉溪也不推辞,跟着两人把药材卸到下屋。他就算不要到家三婶也得送过来。只能以后慢慢孝敬。     送走两个兄弟,玉溪赶紧烧火,一个星期没在家,二娃三娃也没在家睡,白天三婶烧两捆苞米杆子,就这样,屋子还是凉飕飕的。     锅里还有些水,还温着,掏出来正好洗脸。刚洗了两把,门就开了,二娃跟个小炮弹似的冲了过来差点把他撞到。     “咋自己回来了。”玉溪满脸的肥皂沫。     “哥你咋不去接我。”二娃鼓着小脸。     “我先回来烧火。把炕烧热了再去接你们俩,冻坏了怎么整。”     “我不怕冷,下次要先借我。”小家伙眼睛一转。     “行,先借你,去把门关上,屋里那点热气都放走了。三娃咋样,这两天没凉着吧。”     “没,三叔天天烧炕,屋里可暖和了。哥你进山打猎了吗,我看大柱哥拉了两头野猪呢,我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去看热闹了。”     “你大柱哥和二胖哥跟咱们留了一个袍子,还有两只野鸡野兔,能吃一阵子了。过几天我去县里,再买些猪肉买两只鸡过年吃,你还想吃啥?一起买了。”估计在半个月就封山了,再买东西也不容易了。小靠山那边有个集,每次去都老费劲了。     “那哥明天咱们包饺子呗。”     玉溪擦了擦脸,“行,包饺子。”端着盆子倒在一边的废水桶,大眼看着道上有亮光“三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