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地狱伞兵组建于宇共体建立后第十个年头,最早是作为海军的舰上宪兵而存在,但是很快海军为了应付远洋突发事件不得不组建了一只精锐力量,从舰上宪兵部队中抽掉精干人员组建了u.f.m.p小队,这支最开始只是专门应对远洋暴力事件的部队被分派到了各艘巡洋舰上。//访问下载txt小说 //     虽然在应对远洋突发事件中这支小队战功赫赫但是他们也就仅止于此宇共体中种类繁多的战术小队编制中的一个而已,直到摩伽罗事件爆发,当地行星上的暴民围攻正在撤侨中的宇共体大使馆时,在轨道上的一个巡洋舰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接应侨胞撤离的穿梭机一艘接一艘的被当地民兵的地面火力击坠,由于舰炮巨大的威力他们无法做出有效地支援,最终负责接应撤侨的秋风号轻巡上的三个小队的u.f.m.p小队志愿投入战斗掩护公民撤离 ”“ 。     三个全副武装的u.f.m.p小队一共一百四十三人,搭乘还是实验性装备的轨道空降仓投入了战场,在空降中有二十一名u.f.m.p成员因为轨道空降仓固有的设计缺陷在空降中丧生,而在于地面武装交火之后只有一名重伤的士官长在撤侨完成之后回到了秋风号上。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宇共体决定建立一支专业的轨道突击部队,那名重伤之后出院的士官长成为了这只部队的第一任指挥官,为了纪念在摩伽罗时间中阵亡的战友,这支部队的肩章是一颗燃烧着火焰的骷髅头而他们的袖标则是总所周知的‘穿过地狱。我们双脚着地。’。同时那名士官长拒绝了将他晋升为上尉的命令。很快这便成为这只部队的传统,除了战舰指挥官,行动部队的指挥官永远是士官长。     由于这项传统,包括星球防卫军的轨道机动部队都嘲笑他们是一支只有士兵的部队,但是在那之后不久的第一次星际战争之中,这只敢于顶着疯狂的地面火力和轨道空降舱惊人的事故率从同步轨道进行空降的部队,以他们疯狂的战绩和同样疯狂的伤亡报告让所有人闭上了嘴巴。     除了这支部队之外没有哪支部队能在每场战斗伤亡率都高达50%的情况下还能以同样的热情投入下一场战斗,那是这支部队的黄金时期也是他们传奇的开始。     所有最先进的技术兵器优先提供给他们。最优秀的小伙子从训练营出来之后也是优先考虑这支部队然后才是星球防卫军或者是别的部队,无数科研人员为了降低这支部队的伤亡而在日夜努力的改良他们的装备,他们的编制甚至一度扩编到了六十万人,而星盟的指挥官这给这支成为战场救火队的疯狗一般的部队起了一个陪伴了这支部队一生甚至成为了这只部队的正式名称的绰号‘地狱伞兵’。     星盟所有的地面部队指挥官在得知自己对面的宇共体部队中有那支疯狗一样的部队之后都会头疼不已,没有谁愿意面对一帮哪怕只剩下一个人都还敢于发动攻击的部队,哪怕你包围了他们,在你干掉他们中最后一个人之前你都别想你的战线上压力能够减轻一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地狱伞兵们取得了他们单独在正面战场上取得的最辉煌的战绩,他们在海军的协助下出动了三个师的部队,攻占了星盟星区舰队的补给中枢石勒星际机动要塞。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支攻占了机动星际要塞的部队。     而当战争结束之后,面对巨额赤字宇共体不得不进行大规模裁军。同时为了镇压接连不断的殖民地独立运动,编制庞大的地狱伞兵部队在缩编了之后,再次改组成了一支精悍的战术力量,用于镇压那些敢于炸刺的殖民地中的叛乱领袖。     当独立风潮平息了之后,军部高层也越发觉得这只部队好用,于是地狱伞兵再也没能恢复常规部队的编制,作为补偿他们也获得了专门为他们而建设的特务舰,用于执行更加多种多样和见不得光的任务。     而在第二次星际战争中,由于编制不足再加上训练周期过长,地狱伞兵在第二次星际战争中损失惨重,不得不撤销了将近一半的编制并且由于宇共体财务上的困境,地狱伞兵的损失的特务舰无法再次进行补充,只能靠对现有的特务舰进行改造来维持。     到了第三次星际战争,由于克鲁尔人并没有投入地面战场只进行舰队作战或者是轨道轰炸,地狱伞兵仅有一次与克鲁尔人交手的机会,而在那次战斗中地狱伞兵遭受了第一次失败,或者说是全面失败……     为了获取克鲁尔人母星的情报以及他们的iff而投入一艘已经重度损坏的克鲁尔人的战舰的十六个特遣队全军覆灭,军方不得不使用反物质炸弹来毁灭一切。     在那之后不久爆发的第四次星际战争中,由于急于在战场上打开局面而错误的发动的海卫战役几乎彻底毁灭了地狱伞兵部队,仅有极少数的地狱伞兵部队从那个绞肉机中逃生,而与此同时宇共体的斯大林战士以其相对较短的训练时间和更为强大的力量取代了损失惨重的地狱伞兵原本的地位。     虽然在重新整编之后的地狱伞兵成功的获取了克鲁尔人的情报,洗刷了当年的耻辱,并在最后的战役中将宇共体的国旗插上了克鲁尔基地的总指挥室,但是这并不能挽回地狱伞兵的命运。     当罗伊德接受了象征贸易联盟能给与军人的最高荣誉,联盟英雄称号后的第三天,地狱伞兵部队的编制被永久撤销,所属的技术装备一律转交由斯大林战士所组成的战团部队,而历史几乎与宇共体同样漫长的地狱伞兵部队在编制被撤销时,曾经全盛时拥有六十万战斗人员的地狱伞兵部队仅存二十一人。     罗伊德:在地狱伞兵撤编后拒绝了斯大林部队的邀请后退役,他用他的存款购买了一处军团傀儡的生产设施并开办了罗马人工智能服务公司,在给机器马莲提供替换零件之余也出售改装型号的民用版军团傀儡,由于战后生产力奇缺他的生意一直很不错,在罗马人工智能服务公司成立后第三年他和伊丽娜结婚,他们生育了三个孩子,罗伊德死于一次狩猎事故享年82岁,逝世后为了纪念他的贡献他和他的战友一起葬于盖特二号军人公墓。     马莲:搭乘第一批也是唯一的一批撤离舰队离开了,由于再也没人收到那支舰队的消息,也没人再见过她。     机器马莲:战后她一直和罗伊德呆在一起,在罗伊德死后它和罗伊德一起被弹射到了盖特二号上。     伊丽娜:在战后第四年嫁给了罗伊德。     露西亚:海军在战后的一次搜寻行动中找到了她的尸体,她被葬于盖特二号军人公墓,他的名字同样被铭刻在零号空间站动力区七号房间的门上。     迪米特里:由于海军无法在那艘船的残骸中找到他的尸骸,于是只得用他的备用动力甲下葬于盖特二号军人公墓,他的名字同样被铭刻在零号空间站动力区七号房间的门上,在终战后第二年追授红旗勋章以及特级英勇勋章。     犀牛:同样被下葬与盖特二号军人公墓,名字被铭刻在零号空间站食堂一进门左边的第三把椅子上,终战后第二年追授特级英勇勋章。     雷泽诺夫:终战后第三个月退伍,退伍后在海卫二号行星上开了一间酒吧,六年之后死于车祸,当地警方怀疑是由于饮酒过量而发生的事故。     罗曼诺夫:终战之后继续担任斯大林战士‘无畏’团1营c连的指挥官,虽然他一直奋勇作战但是他的判决一直没有撤销,最终他在终战后第十年的一次行动中失踪,虽然在军部档案上他属于失踪人员,但是c连的战士们都认为他是忍受不了一直呆在动力甲里的生活而选择了自杀。     瓦西里:终战后继续留在军队,在为轨道机动部队服役了15年后,被调入了星球防卫军第十七士官训练舰担任教官,61岁退伍后在军事博物馆担任导游直至69岁生日时突发脑淤血死亡。     沈释:终战后第三年退伍,战后第四年与自己的表妹在罗德罗夫号游轮上结婚其后不知所踪。(未完待续。“57”或直接访问“57xs.”,阅读最新章节,无需注册即可下载txt小说,,页面清爽,为书友创造友好的阅读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