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106 番外——后记

    尔勤跟天朝党交流多了,对这个新兴的党派很有兴趣,觉得他们潜力巨大,人海战争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经历过新式教育的人,但没有被所谓的洋人的文化给洗脑,在陈悦容和赵文生的指点影响下,他比当年的很多的国人都能清晰的判断中外文化的差异和特点,国学能在中国传承几千年,自有它的道理,洋人凭着他们的新文化征服全世界,也自有其优点,无论是一味的守旧,还是一味的求新,都是不可取的。     留洋的国人并不少见,尔勤就见到过一些走歪了方向的青年,追求他们眼中自由的恋爱,就把责任完全丢到了脑后,还以鼓动夫妻离婚为目标,认为离了婚的夫妻才算是真正的有追求的新式青年,这种偏激的做派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尔勤是受了正统的儒家文化教育的,对民国之后军阀富豪们打着追求新文化的旗号抛妻弃子,掉头去娶新式太太的行为更是看不过眼,自然对天朝党的首领老婆孩子还在前线躲藏,被国党抓住后更是宁死不屈,而他竟然已经在后方娶了新老婆的做法很是不满意。尔勤也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也不理会他,直接跟专一深情的周总理搭上了线。     周总理对尔勤一家积极援军的行为很是赞赏,甚至还亲自拍过一封电报给陈悦容以表谢意,可把陈悦容高兴坏了。这时,又是在尔勤的提醒下截住了外流的财产、一网打尽了国党高层,省得他们外逃宝岛后和大陆对着干,稳定了国内军民的心,功劳极大。     宝岛在此之前就被国党派人清理过,所以之后只要他们去接手就行了,这么大一块馅饼,就这么从天而降掉在他们的手里,真是做梦也能笑醒。     既然连那个爱骂“娘希匹”的委员长和他的夫人都被逮住了,那自西安事变后就一直被他们囚禁的少帅也能重见天日了。一直到处奔波想把少帅救出牢笼的于凤至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看得少帅一阵心酸。就她一个弱女子,一边带孩子养家糊口,一边还要想法设法去解救他,想到他之前做得那些混账事,风流多情的少帅难得的脸红了。     这个时候的少帅和赵四小姐还没有后面的那几十年同甘共苦的囚禁生涯,自然也没了抛妻弃子另娶娇妻的感情基础,少帅跟着老婆孩子甜甜蜜蜜地奔向新生活去了。赵四小姐已经被她父亲断绝了关系,只能委委屈屈地跟着少帅住到于凤至家里去。最后还是于凤至念在她陪伴少帅这些年的份上,就让她安心住下。但她终究身份尴尬,少帅又回头是岸,最后,赵四小姐自己在一个舞会上认识了一个洋人,跟人家跑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少帅只是感叹了一句,“她便是直说,我又不是那等不讲道理的人,没准还能认她当个妹妹,省得她被洋人欺负了。结果当年跟我的时候是私奔,怎么几十年过去了,她还是私奔了。”     于凤至只是抿嘴一笑。妻妾天生是敌人,以前少帅心在赵四小姐身上时,她为了贤惠不引得他反感只能对她一视同仁,但女人怎么会真的对情敌掏心掏心呢?即使不爱自己的丈夫,妻子也不会任由别的女人勾掉自己丈夫的心的。     少帅也只是稍微感伤了一下,毕竟他和赵四小姐还是有过一段甜蜜的回忆的,但在贤妻爱子的环绕下,他很快就把赵四小姐丢到一边去了,从此再也没有提起过。于凤至后来提了重礼来谢过陈悦容,当年陈悦容算计委员长夫人也是透露给过她的,要说天朝党这么容易就把全副武装出逃的国党抓住,也少不了于凤至继承自东北军的人脉势力。     天朝党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人家劳心劳力地帮了这么多忙,总是口头称赞也拿不出口啊,但凭着尔勤的背景,他们也不知道该给他个什么奖赏才好,去问尔勤吧,人家还真的不要什么,只希望国内能快点太平,他们虽然早就移居海外,但总归都是天朝人。     战争结束后,尔勤推脱了天朝党许下的政府高层位子,他对当官还真没什么想法。在被邀请到首都天门城楼上观看新中国成立仪式之后,他就拍拍屁股回美国了,这几年一直在外奔波,家里全靠了老婆一个人照顾,幸好还有自家老妈和丈母娘帮衬着,不然他哪里能放下心一直在外,但总归是亏欠了吴心盈的。     尔勤爽快地走了,天朝党内部却纠结了,他们自然知道尔勤是真的不想当官,而且人家全家老小都在国外,总不能拦着不让走吧?但在外面不明其中的人员眼中,会不会就成了他们这个新政府狡兔死、走狗烹的行为?天朝党反复讨论了几天,查到当年尔勤和秦非扬一道回国的,便给秦非扬连升了几级官,算是给尔勤一个姿态,他们是不会忘记有功之人的。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陈芳如和展云翔夫妻俩从一开始就没有公开身份。一次陈芳如在野战医院被炮灰波及,还是陪在一边的展云翔把她压在身底下护住了她,而他自己却被倒塌的房子压断了一条腿。展云翔腿好后,他和陈芳如就在医院同事的祝福下,结成了夫妻。两人一路扶持走来,陈芳如倒是比展云翔还忙,展云翔后来就彻底变成了一个奶爸,家里两个儿子都是他一手拉扯大的。     新中国成立后,陈芳如当了首都一所医院的护士长,展云翔则寻了个政府机关成了一个坐办公室的,两个儿子也各有前程。在这个大多数民众还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他们一家虽然不像在家里时富足,却也生活得有滋有味的。也幸好他们没有透露过他们的真实身份,才能在天朝党内部一遍又一遍的清洗和其后的□中,侥幸安稳地度过了。     陈家大哥陈怀瑾是个倔脾气,和吴老爷子一样,他是任由家人怎么劝也不愿意逃到外国去的。不过他也看得明白,所以并不阻止儿孙们投奔弟弟妹妹去,他儿子是在国党政府中工作的,还是个说小不小的领导,即使他没潜逃,但国党倒台后,他的前途也岌岌可危。他是出于内心的坚持,但他没有权利把自己的儿孙也限制在此。他老了,而他们还年轻。     陈怀瑾当了几十年的校长,桃李满天下,是故一开始的清洗并没有涉及到他,等到文XX来临,口号破四旧,整治的就是他这种出生富贵的知识分子时,陈怀瑾年事已高,已经早几年就过世了,幸运地没有被罗列到打倒的对象行列中。     陈家二哥陈怀珏则是见势头不对,就主动申请了驻外大使,一直到政府交接后,天朝党罢免了他的官职,他也不回来,索性直接和陈怀玥、陈悦容他们两家会合了。陈、赵两家毗邻而居,两家兴盛,自此而始。     尔勤从油轮上下来的时候,一眼便看见爸爸妈妈弟弟妹妹们等在码头,另外还有舅舅和表弟们,各自带着自家的亲属和孩子,乌压压地占了一大片地方。尔勤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陈悦容和赵文生身侧的吴心盈,还有他们的三个儿子。     尔勤转头看了看西沉的夕阳,落日的余晖铺洒在海面上,荡起一道道金色的涟漪。他知道国内的清洗就要开始,从此以后的博弈再也没有他的加入,或许动荡,或许疼痛,但这都是走向新社会所必须承受的阵痛,而他以后奋斗的起点,便在此处。     看着妈妈、妹妹,还有老婆红红的眼眶,和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珠子,尔勤浅浅一笑,张开双臂迎了上去。     “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从此,一家人过上了幸福团圆的生活……     呵呵,本文在此正式完结了,还请姑娘们继续支持阿碧哦~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