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三卷 龙行天下 第二百零七章 愿望

    马斌放下酒杯,将颜九的信带回去烧了.随即,他容光焕发的船久违的军装,一身霸气的去复命了.     他面见了央大员,将照片和手指放在了桌子,然后将事情的经过汇报了一遍.几个巨头一听,自然是开心不已.这一下,他们可是出去了心腹他们.     他们先前已经做好了张伟的思想工作,张伟已经答应带着这群兄弟走正道,专干慈善事业了.所以,这几个巨头不打算动张伟等人了.因为他们也知道,在颜九死去的这一段过度时间内,还是需要颜九的这些兄弟来震慑那些hēi shè hui分子的.     随即,央又派人通知张伟,命令他日后正和好青联会属下的各种势力,不要给社会治安造成不利.只要张伟能够震慑好那些帮会,张伟可以一边做最大的慈善机构的主席,一边做黑道的领军人物.     张伟在巨头面前表现的极尽谦卑,有一点小小的事情他都要汇报,这样一来,央越来越信任他.并且,央断定,张伟没有颜九的那股魄力和胆识,较好控制.所以,央也高枕无忧了.     张伟这期间去了一趟香港,和香港澳门的势力会谈了一下,说的是颜九交代的事情.在香港,张伟无意间遇到了刘淼.一开始他差点没有认出来,却是刘淼先认出了他.刘淼看四下无人将张伟拉到一边,询问张伟颜九的事情.     张伟当然是说九哥已经死了的.张伟知道当初刘淼是迫于压力离开了北京,否则话,她还真有可能成为九哥的女人.     张伟看刘淼抱着一个小男孩,张伟笑道:“怎么?你儿子?"     刘淼脸色黯然,说道:“九哥的孩子?"     张伟听了此话那自是一惊不小,忙即说道:“此话当真?"说着这话,他细细的打量这个孩子,果然是和九哥有些像.     张伟知道,算他真的是九哥儿子,他也不能和九哥相认.于是,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我相信你,不过."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会好好抚养他的."刘淼打断了张伟的话.     等到刘淼走了,张伟心里还是按捺不住,命人悄悄地跟刘淼,弄到了那个小孩的一滴血,随即又找到九哥原来穿过的衣服,找到一些皮肤碎屑,做了一个亲子鉴定,果然是九哥的孩子!     此刻,张伟手拿着谢东福给他的一把钥匙.谢东福没要这把钥匙,而是给了张伟.恰巧,弃尘没有见到他,他也只有这么一把钥匙.此刻,他竟然突然发了一声感慨,心道:“世事难料,九哥这么牛逼都这样了,谁又知道这把钥匙还能有什么作用呢!既然这个小子是九哥的儿子,干脆给了他,长大之后我也能认得他,帮九哥把他抚养成人,将来说不定还要掌管青联会呢!"     张伟突发想,果真将钥匙给了刘淼.他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却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刘淼一定保存好这把钥匙.     太平洋小岛,温暖的阳光照着洁白的沙滩.一个极品短发美女正扶着一个走路有写困难的一脸英气的男子.两人慢慢走在海滩,沐浴阳光,吹吹海风,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与惬意.     在他们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身材巨大,无丑陋.一个个头不高,但是很是壮实,面目有些憨厚.这个憨厚的家伙两只手里都拿着苹果,他看了一眼左边这丑陋无的大汉,他举起苹果递到他的面前,说道:“萨科齐,吃过没?国特产红富士."     萨科齐瞪了他一眼,张口直接要去了一半.     “我靠,你他妈狮子大开口啊!"     颜九和林娜回头一看,不由得笑了.但是,随即颜九皱起了眉头,喃喃的道:“弃尘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怎么去了一趟北京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你不用担心,他武功那么好,不会有是的."林娜说着,看到颜九眼角有一点脏东西,她伸手给擦了擦,突然问道:“你洗脸了没有?"     颜九扭头嘿嘿一笑,说道:“我十点半起床,哪里还有时间洗脸."     “你!邋遢!"林娜秀眉一蹙,瞪了颜九一眼.     他们身后,秦大柱和萨科齐身后,二十人的保镖队伍默默地更在他们身后,远处,老仆人正带着家人收拾花草,他的儿子则在码头保养船只.再远处,海鸥飞翔的地方,周围几个小岛,近千人的经过特殊训练的安保队伍散布在周围,时刻保护着这里的安全.     颜九和林娜走到椰树下面,这里有一个长长的藤椅,林娜扶着颜九慢慢的坐了下来.林娜将头靠在颜九的肩膀,幽幽的道:“你的伤什么时候能好?"     颜九扭头看着林娜那娇媚的容颜,突然笑道:“怎么?是不是想了啊.没问题,我身算破十个洞,床功夫也丝毫不含糊."     “你!死人!"林娜俏脸一红,突然戳了颜九的伤口一下.     “啊!"颜九突然红着脸哀嚎一声,疼得他脖子也粗了.     林娜一见,吓得忙即捧住他的脸,焦急的说道:“我错了,你没事吧?"     颜九咳嗽了两声,看到林娜焦急的样子,他突然呵呵一笑,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信纸,递给林娜,林娜接过一看,不由得感动的哭了.     这是一首诗,情诗,名叫愿望.     笔墨轻点,书下心所有情怀,请不要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的骚扰,毕竟有人爱恋是美好的.     我努力的心如止水,可是,每次悸动都会泛起层层涟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了你,或许在看你第一眼的刹那.     在这一刹那,我的心澎湃了,如同决堤的江河,吞噬掉一切.     从此,我发现爱一个人竟是那么的美好,纵然可能是一颗苦果.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了你,是你忧郁的眼神,是你纯净的心灵,还是你紧锁的城堡.     我们相隔咫尺心却彼此不见,像是世界最远的距离,像是有一座珠穆朗玛.     你站在峰顶,我努力攀登,只求只求没有雪崩.     纵然有雪崩,那又如何,只要我活着,只要我还活着,我会努力攀登.     我仰望天空,我宁愿我们是银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最起码最起码能借着喜鹊的怜悯,一年一聚首互诉衷肠,毕竟那是相爱的两个人.     其实,我的愿望很小,小到只想与你在雨巷相遇,轻轻为你撑起油纸伞,换你一个醉人的笑.     其实,我的愿望很小很小,小到哪怕你一生只忆起我一次,一次此生足矣.     我的愿望又很大,大到大到我想买下一座海岛,每天陪你看日出,遛狗,晒太阳.     我的愿望很大很大,大到大到我想建一座城堡,一座只有你和我的城堡.没人打,扰喂你吃饭喝水,任你打闹.     林娜一边看着一边流泪,这可是当初颜九写给她第一封情书的内容,这么多年了,他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忘记.     可是,如今看来却是无限的矫情.于是,她微微皱眉,说道:“矫情,但是很温??????"     她的那个“暖"字还没有说出来,颜九的火热双唇贴了她的红唇.     秦大柱和萨科齐见到此情此景,秦大柱愣了,笑嘻嘻的在那看好戏.萨科齐一见,瞪了他一眼,接着拉着极不情愿的秦大柱走到了一边,远远的看着.     全书完这本书今天终于完稿了,一路走来,已经一年又五个月了.热血少年难免会幻想自己是个叱咤风云的黑道人物,我也做过这样的梦.所以,开始写书选择题材的时候,不用思考,直接写了这个题材.     我知道我的笔不好,但是写书是我的一个爱好,所以还是坚持写了下来.一路艰辛,但是却也快乐.当我终于完成一本真正的作品的时候(暂且不谦虚的称他作品吧),竟然有一些惆怅,没有想象当完成一件任务时的开心.     总结原因,终归是笔不好,宏愿是写一部鸿篇巨制.可是,一下笔才知道,水平太洼.但是,不能因噎废食,所以我坚持.我相信,经过几本书的历练之后,我的笔能够勉强对得起读者.     这本书开篇还算贴近现实,一开始的计划也是写一本现实一些的书.可是,写着写着去走偏了.走偏走偏吧,毕竟是小说吗,不夸张怎么叫做梦呢.呵呵,所以到后来是越来越夸张.     这本书写完,虽然是不好,但是情节人物是我构思的,所以对立面的王静和李锐的结局有一丝丝的不忍,要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多么好啊.     对于男主角老婆的问题,本来也想过要不要写好几个老婆.但是,回头一看男主角的性格,不是可以娶好几个老婆的人.所以,虽然有几段情,但是老婆终归是一个.     我对这本书不满意,人物刻画,故事情节,环境描写没有一处可圈可点的.所以,今后我要努力学习,向大师学习.希望下一部书能够给让读者觉得很赞,这是我的小小愿望.     好了,发感慨我也发不好,还是采不好,简单说两句,抒发一下心情吧.在此,谢谢诸位对我的支持,期待下一部书会很好,期待你们的继续支持.谢谢.
推荐阅读: 《砚压群芳》 《天灾》 《重生之金盆洗手》 《林玉溪的悠然人生